一只夏茗

我日自省三身,更文否,摸鱼否,太太更文否

(喻叶)这个杀手不太冷

杀手喻×调酒师叶
人物有私设,ooc专业
甜中开车(哔哔哔翻车)
看了《这个杀手不太冷》之后就太喜欢杀手梗了

——————

(1)

       我是一个杀手,一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今天在几阵枪声交火后,我完成了任务后走进了间酒吧。酒吧里人并不多但光线十分昏暗,我并不喜欢这种环境想想也是挺好笑的,不是么?点了杯酒后开始观察周围的环境

       吧台的一位调酒师大概一看长得十分好看,他此时正安静的调酒。娴熟的动作和神情仿佛与周遭嘈杂的环境是那么的不同。这间酒吧里许多人的视线都曾在他这里聚焦。羡慕的,炽热的,渴望的。我看着那些男女向他投来的眼神,但他依旧无动于衷的调酒

       “您的特调鸡尾酒”

       “嗯”

        四目相对,我仔细观察了他一会,他也算是十分的好看了,长睫毛下垂的眼角以及旁边的泪痣,让许多人前仆后继的为他折腰。酒弥漫在口腔里醉人气息,酒味的微醺,冰块的刺激让我联系到了眼前的这个人儿

       很像你,我的下一个猎物

(2)

       委托的人是一位酒气熏天的醉汉,他带着酒气朝我大声哭诉他如何表白自己的心意,结果惨遭拒绝的。我没有理他的酒后吐露的肺腑真言,我只是一个杀手,拿钱然后找到猎物再刺杀猎物。

       接过他手中的钱,才来到这间酒吧看到了他。我最后还是没有动手,因为我知道干掉他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第二次见到他,是在酒店的后门的街道上。他依旧穿着调酒师单薄的工作服衬衫一个人走在街道上,我举着雨伞,不禁裹紧了大衣,毕竟秋冬季节的雨还是很冷的。我决定跟着他再伺机杀掉他

       路人越来越少,我也知道他的意图是什么,我更知道我的枪也可以一枪射穿他的脑袋。眼前的这个小人儿走到了巷子尽头 。他停下脚步看着我,眼神依旧如此透彻美丽,只不过马上就要失去它原有的光泽了,让我有些于心不忍但还是举起枪对着他

       他说“你是杀手?”

       我点了点头默认“现在你该……”

       话没说完,他走进了我,一股如酒味般香醇气息扑进我的鼻子里。他眨了眨眼睛,一丝如夜间动物捕猎般的狡黠闪过他的眼睛

        “如果我喜欢你呢?”

          ……

(3)

         我放他走了,我从此之后就一直悄悄地跟在他身后保护他。有时候在酒吧里端杯酒远远的看着他,有时间在人群中下意识的多看几眼关于他的身影

        “我喜欢你,杀手先生”那个叫叶修的调酒师又一次看着我说

          “杀手没有感情的,很抱歉”说到这里,我脸扭了过去没有再看他。我知道说这句话是心口不一,但是我不能拥有爱情——爱情是唯一的毒药,我的前辈死之前是这么对我说的。

         他又扭过来看着我,戏谑地眼神看着我“我知道杀手先生很温柔,所以我很喜欢”说完,瞅到我脖子上亲了一口。这里可是酒吧,不管干什么都应该没关系的吧,我本能想着反过来吻着他

        我知道杀手不能拥有爱情,可是爱情却可以拥有我吧。带着侥幸心理我继续撩起他的衣服拨弄着他身体,亲吻着他好看眼睛旁边的泪痣。他的脸红了我没有顾着 继续尝试用温柔缱绻地方式亲吻着他,亲吻着他温热的嘴唇。我将他带回了我的家,继续在床上一点一点占有着。

        他的身子很轻也很脆弱,禁不起我的猛烈撞击害得我只好慢慢的撩拨,身体上布满了我的咬痕和亲吻的痕迹。他此时透彻的眼上好像布着薄雾,眼圈红红的还带着生理性的泪水。我紧紧抓他的手十指相扣,我看着他在我身下摇曳的样子,心里一丝满足

        过了一会,他沉沉地睡着了手依旧紧紧抓着。第二天,我醒来看着他的睡颜,轻轻地亲了一下,他挣开眼睛看着我又扑进我怀里。搂着他,感受着他的体温嵌入我的身体里这种真实感是我从来都没有感受过的。

(3)

        原来这个调酒师叶修也是会做饭的,我闻着飘香的饭菜味走了过来看见他正在熟练的翻炒食物。最终热腾腾的饭菜端上桌时,我才猛地适应过来这与我之前毫不相干的环境

        他夹着菜递在我嘴前,反应过来张嘴时他自己却一把塞到嘴里

        “呵呵”我笑了笑,勾过他的脑袋从他的嘴里用嘴抢了出来“味道不错”我舔舔嘴

        “再来一块”

        “杀手先生,既然我都给你做饭给你承欢了那你收留我好不好”他看着我眼神忽闪忽闪的

         “收留你可以,但是你得给我点什么吧”

         “例如把你给我?”我心里苦笑了一下说着,我虽然是个杀手,但不保证谁会比我更加厉害来伺机杀掉他。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十全把握保护他,我只知道我会拼全力保护,让他不会成为我的缺点

          不知何时起,他就走进了我的心房。名为爱情的藤蔓疯狂的卷曲着我的身体使我面目全非,那种最扭曲最深情最疯狂的感情全部倾注在他身上,但他又是如此美丽脆弱仿佛像一颗水晶球一般只能让我温柔以待。

         爱情使我面目全非,但我又深陷其中

         我摇摇头,又看向了我的那个人儿在酒吧里安然自得的调酒的样子却又私底下承受着来着四面八方的对他的情感,有爱意恨意慕意。我知道再这样被各种爱意恨意交织下去的他,迟早会惹事上身

        “离开这里吧,和我一起离开这里”

        “好”他抬起了头,微微笑着眼神又是如此温柔

(4)

        自从和他离开这里以后,我们俩日子才算的安静。我再没有去当杀手——因为有生命危险而且我也厌倦了杀戳。和他一起共渡美好夫妻生活也都是后来的事了。

        我不禁觉得有些好笑,一个杀手金盆洗手后当了一个养花的,这貌似是极大的转变不是吗。至于为什么跑去养花,我太太叶修是这样说的

        “因为我家先生实在是太温柔了,所以杀手不合适还是去养花吧”

        我其实也不会养花,但他怎么说我也只好这么做了,毕竟他做什么都是要我宠着的。不过这样也好,我的太太我宠着,我对叶修如是说道

        “要怎么能让一个杀手对你如此好呢?”我反问他

        “前提是必须那个杀手爱的人是我”

          

     

————fin————

结局貌似烂尾,还需改进哭唧唧。另外还需要点文吗?或者扩列也可以啊(。・ω・。)ノ♪

        

         

评论(13)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