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夏茗

我日自省三身,更文否,摸鱼否,太太更文否

(方王)青梅燕归来(民国paro)

试着写民国风 还点生疏

开车有肉预警,ooc没了

——————

(1)他们

        民国末期,京城有两大家,一为王家一为方家。

        王家之子名王杰希,方家之子名方士谦。两家世代交好。其中王家从政,方家经商。虽说两人好友多年但性格却大不相同,王杰希性格温和如玉,但方士谦骨子里似乎天生有一种玩世不恭的性格。

       他自由,散漫,刚好与王杰希相反,但即使如此也依旧是好友多年
.
.
.
.
(2)纨绔
.
.
       他们说方家之子是一个纨绔子弟花花公子,对爱情很不专一,是烟花柳巷灯红酒绿地方的常客。也曾经爱过许多女孩子,与其说爱,不如说是新鲜感

       王杰希不以为然。他说,在这个动荡的时代里,有什么感情能抵过战火纷飞呢,在战争面前,没有什么好长久的男女情长。再说,他也知道方士谦是什么人,自幼就一起长大早已经知根知底,何须听外人流言蜚语。他曾和方士谦打趣,还好你是方家至少还能当个花花公子,但是要是让方家让你这个花花公子打理,怕是没两年就垮咯。

       方士谦回他,那你嫁给我到方家去,我看方家就却你这个精明的少奶奶

       王杰希和方士谦笑起来,他也就把这事当个玩笑话过去了。但他哪儿知道,方士谦可不是这样想。十七岁的少年心思,装的满满的都是秘密,谁看得透呢?

       即使如此,心里装着王杰希的方士谦依旧没停着往风流场所跑,外人也依旧说着他生性风流见异思迁。为什么这样做谁也猜不透,只有方士谦自己心里清楚
.
.
.
.
(3)此间少年
.
.
        元宵节时都会去放河灯。男女老少都围在护城河边,挨着挤着在河面上放出一盏盏明亮的灯火宛如黑夜里点燃的星星

         方士谦耐不住性子便拉上王杰希一同去。方士谦看着一旁的王杰希一身素色长袍,安静地站在他旁边低垂着眼眸看着河面上缓慢漂流的河灯

         如此少年让方士谦如此喜欢,方士谦咽了咽口水,这要是在那种莺歌燕舞的地方他还会忍得住?早就把怀里漂亮的姑娘一把抱上床了,可是眼前的人是王杰希,再怎么样也不能像花柳巷的女人一样抱上床,拥入怀。

         王杰希察觉到方士谦的眼光扭过来看他,方士谦只觉脸上立刻变得滚烫发红。王杰希的视线好像一把剑,一眼就把他的心底望穿了,把他掩藏起来躲避起来的心思全部看穿

          在周围嘈杂的人声里,在彩灯灼灼的街巷旁,两个人相对无言,一时间空气安静下来

         王杰希问“怎么了?” 语尽,方士谦才反应过来“没什么”他说,“你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人?哪种类型的?”

         王杰希笑笑说“有啊,我以后估计要找一个温柔的,对我好一点的姑娘来陪我过一辈子。”方士谦听后心里猛地疼了一下,不甘心地想问他想从他口中听到一点关于自己的事情。“那……你可有喜欢的人?”

         “有啊”王杰希依旧笑容不减,可这对于方士谦来说无异于致命的毒药。从他口中吐出来的两个字,把方士谦一时间堵的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将他仅留的一丝丝美好的幻想无情打碎了,仿佛是冰泉把他从头凉到尾,还把他的美好遐想淋了个透
.
.
.
.
(4)逃
.
.
         过了几年,王家突然和方家提出联姻。将王家二小姐许配给方家之子方士谦,二小姐天生聪慧才貌过人,与长子王杰希有几分相似

         当两家二老相谈融洽后,将此事告诉方士谦。后院赏鸟的方士谦听后暴跳如雷,揪着管家的领子情绪几乎崩溃的喊叫为什么。管家告诉他,王小姐性情温顺,是个大家闺秀,有胆识有见识一定能帮方家重振当年商业雄风

          方士谦像是丢了魂似的,一个劲不停地说他要的不是王小姐,再怎么像王杰希也不是王杰希他喜欢王杰希。方家的老爷子听后气的用方家最严厉的家法教训了一顿方士谦,方士谦跪在地上任用老爷子打骂

          你真是疯了!居然有龙阳之癖!!你说王小姐哪里不好非要喜欢男人!!

          他身上的伤痕像炸裂一样疼,火辣辣的灼痛感使方士谦几乎接近昏迷。但他的心更痛,一想到王杰希更是痛得喘不上气

          后来方士谦逃走了

          大街小巷都在私语纷纷,讨论着方家之子方士谦出逃的事,他们笑他风花雪月,无能。老爷子气不过一夜之间就像变了个人,变颓废了

          方士谦败光了方家几代的盛世,一夜之间变得满目凄凉,不得不远走他乡逃出京城。说到底,方士谦想逃的,是他对王杰希的感情,老爷子对他的寄托
.
.
.
.
(5)隐忍的爱
.
.
         王杰希这几日也在寻找方士谦的下落,但却毫无消息。正当他准备熄灯时忽然听见窗户的敲击声

         王杰希一听就知道是方士谦打开窗户正激动地喊出声“方……”话没说完,就被从窗外翻进来的方士谦捂住了嘴巴。“你想我吗?”他笑着对王杰希说,这几日不见他可不知想了王杰希多少次

        “当然”王杰希拉起方士谦的手,安慰着说“你没事就好,这些日子我好想你。”方士谦看着在摇曳的烛光映照下的王杰希,即使昏暗的烛光也遮不去他眼里的点点闪烁,好像暗淡的星辰……

        他将王杰希拉入自己怀中,紧紧抱着王杰希来以表自己对王杰希的想念,想一直抱着他,把他融入自己的身体里。“王杰希,我好想你”方士谦说着,他明白了自己终究还是逃不出王杰希为自己而设的无尽迷宫
.
.
.
.
(6)秉烛夜
.
.
        方士谦的手向下一直到搂着王杰希的腰部,另一只手撑在桌子上让王杰希紧贴在自己身上。他缓慢的吐出热息扑在王杰希耳边

        “唔……方士谦你干嘛?”王杰希原本白皙的脸上浮起一丝绯红,大腿被方士谦抵着没办法动弹,手便想要推开方士谦却被他一把抓住。方士谦问王杰希“你有没有喜欢的人?”王杰希这次没有回答扭过头不愿看他,方士谦笑起来说“是我太自私了,我知道你喜欢别人,但有时那么渴望你……”

         王杰希扭过头刚好装上方士谦灼灼的目光,他说“你可知,我等着一刻已经……五年了”

         王杰希沉默着,停下了推攘的动作,方士谦解开他的扣子,在他的脖子上肆意地咬下自己给他播种的痕迹。也许是王杰希晚饭饮了点酒觉得自己已经微醺,迷蒙地看着方士谦,想要说些什么

         等上要说的时候却被方士谦的唇堵住了嘴巴,他的舌头温润地抵开王杰希的牙关,像得到宝贝似的吮吸王杰希的舌头。紧接着王杰希就感觉自己浑身酥麻,脑内一片空白,随之他又想到了方士谦

         想到了方士谦和他以前的女朋友的接吻,一想到这里王杰希心里又一阵酸楚。方士谦吻他的技巧很熟练,是不是以前在很多个女孩子身上试过呢……

         一整夜,王杰希的屋子里都没有熄灯,烛光摇曳着营造出一种暧昧的气氛。屋子里只有两个人重重的喘息声,他们俩像遵守约定一样,一整夜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在老友重逢的夜里,他们俩相对无言
.
.
.
.
(7)乱世孤舟
.
.
         第二天一亮,方士谦就走了,在走之前他对王杰希认真地说

         我要把方家重振雄风,等我回来你当方家太太可好?

         王杰希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默默目送方士谦辞去。他在等,在等一个可以爱上方士谦的理由,希望方士谦浪子一去不回头,回头再到光辉时。

         还没有让王杰希等到爱上方士谦的理由,战火就如期而至。当王杰希走时他不禁想起他曾经说过的话,在这个动荡的年代里,有什么长久的情缘,有什么可歌可泣的生死之恋呢?

         他嘴角扬起一抹复杂的笑容,然后拎起行李离开了他与方士谦寄情与此的故乡。他反应过来,原来自己和方士谦都是游子都是故乡河流里漂流的河灯。终有一天会被故乡驱逐到陌生的地方,他们俩是相依为命的两条孤舟
    
          不过是两条孤舟罢了,彼此在乱世中相互寻求温暖
.
.
.
.
(8)寄情深深
.
.
          当王杰希到国外时,才体会到沦为异乡游子的深刻意味,忍受孤独悲切,长夜漫漫踽踽独行。他望着窗外夜色一片漆黑,又想到了那个和方士谦一起缠绵的晚上,他又想起了方士谦走后给他寄的几封信不过王杰希一直没看

          现在他在蠢蠢欲动的欲望催使下使他打开这几封信。打开信封便看到满载少年心思的字体跃然与纸上

第一封:

          在迷雾而虚缈的梦里
          我梦见了你,那时候你是我的
          梦醒后我就在想
          这辈子我们还能相逢吗?
          如果有缘再见
          我要告诉你——我爱的人是你,王杰希

          王杰希鼻头一酸,便想到方士谦带着十分诚恳的眼神认真地宣告他的心意,他没敢再看下去。怕自己会带着对方士谦的这份感情崩溃在异国他乡,他想回到以前的故乡和方士谦在一起。事实上,他觉得他们有可能不会再一起了
.
.
.
.
(9)来日归期
.
.
          战争刚刚离开了京城,王杰希便迫不及待的回去了。他想回到故乡去捡拾他仅存的回忆,到方家去看看那方士谦曾经与他在一起的痕迹

          他跌跌撞撞地来到破败的大门前,看到满目荒凉的方家心猛的像碎了一般的疼,如鲠在喉说不出话。关于他们俩的痕迹一点也没有了,在战火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王杰希坐在大门前望着天,紧接着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方士谦!

         王杰希看着他眼睛里浮起水雾,紧接着他就被面前的人紧紧抱在怀中。方士谦搂着王杰希,看着王杰希的眼泪从眼角滑落他轻轻拭去,王杰希笑着把头埋进方士谦的衣服里

         从他们十几岁的青春到现在已经隔了十年,他们之间的情感已经从友情变成了他们最渴望的爱情。方士谦对他说,其实我还有一封信没有给你

          信上说,我爱过的女孩子眉眼都像你,都不及你万分——
.
.
.
.
——end——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