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夏茗

我日自省三身,更文否,摸鱼否,太太更文否

(白起x你)学长太爱我了怎么办

前期预警:

女主思春期  有私设男二啊

很雷,ooc有

女主经常怼白起智商不在线啊

甜 (嗯没了)

————————
.
.
.
(1)
.
.
        我和白起学长是青梅竹马,从小玩到大的那种

        没错就是那个传说中英俊潇洒玉树临风贼拉风帅气的不良学长——白起

        那个传说让女人看了心跳男人看了流泪的白起在我看来其实也并不怎么样,至少在我眼里看来

        在我眼里看来,他就像一个常年脑子里只有哈哈哈哈的人,毕竟从小就以欺负我为乐,而我总是能心平气和地甩他一个大脸巴子
.
.
.
(2)
.      
.
         “那个xx……我喜欢你”

         没错,我是想谈恋爱。但是我已经告白失败了第八次,这一次告白将意味着我是否能顺利脱单又或者告白失败记录再创新高。我红着脸低着头,却无意间却瞟见了白起的身影

         “对不起,我不能接受你”

          当我对面的那个男生满脸歉意的向我解释道时似乎还带有意犹未尽的意味,但那一瞬的表情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就消失了

          我有些沮丧地看着那个人的离开,紧接着白起从他身边擦过来到我位置前一脸奸诈的笑意,他笑嘻嘻地说

          “恭喜你呀,第九次失败了再创新高再接再厉啊,听说告白失败了十次就再也不会成功了——”

          说完,他看向我,我当然以不甘示弱地表情看向他握紧了我的拳头。我勉强挤出一个微笑对他说“好啊,你等着。我一定会成功的,到时候我会把那个人带到你面前气死你-”

          他显然愣了一下,然后又调侃道“失败了可就没人要你了啊,老剩女。”

          呵,男人——我心里想着,我到时候一定会一定会成功的
.
.
.
(3)
.
.
          我的好闺蜜她今天一脸兴奋地告诉我

          “哎哎,三班有一个男神啊!是你的菜耶,阳光清爽邻家男孩儿啊!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哎呦嘿!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摆脱白起的诅咒就靠这个了。我心里想着,下意识的抬头一看目光就正对我闺蜜口中的那个男神了

          啊——终于知道什么叫玉树临风了。我满足地想着,就看见他走了过来。他的视线正对着我,然后微微一笑露出了他一排洁白的牙齿。之间他手往墙上一靠,就把我圈在他的胸怀里“你好啊,你就是白起的女朋友?”

         我一听连忙摆了摆手摇头像个破浪鼓似得,白起这一方祸害要是和我在一起那岂不逼民为娼了?他看着我然后手拂过我的发丝,轻声地说

         “那我可不会放你走了——”

          我心里一阵糊涂搞不清楚他从哪儿来的就要展开攻势,这不还没互报姓名呢。我连忙拉住他衣角

          “等等,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你问白起就好了,我是他朋友哦”他扭过头微笑着告诉我让我有些茫茫然

           什么鬼,我就这么被来路不明的男神给看上了?
.
.
.
(4)
.
.
           等等,这剧情发展有点快啊

          什么时候他走进我们班拉起我的手对着旁边的白起说“白起哥,看在我们是兄弟,就让我追她怎么样?”

          “顾良,谁和你是兄弟”白起不屑地回了一句准备扭过头不在理他

          “不是,他哪儿是姑娘啊!他是男的”我看了看他再看了看白起。结果白起来了一句“他就叫顾良”

          “顾家的顾,良家妇男的良。你和我在一起我一定十分顾家体贴的照顾你呢”顾良朝我抛了个媚眼,紧接着就是白起的一个白眼“谁允许你和悠然在一起的——”

          “凭什么你在这儿指手画脚?”我气不打一处来,心想好你个白起啊敢破坏老娘姻缘再说人家也是你兄弟啊!“你又不是我老妈子,我有权利自由爱情用不着你管!”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顶撞白起,我突然有点后悔但是剑已离弦泼出去的水又不能倒回来只好硬着头皮看着那个凭肉眼可见的低气压白起

          他最终叹了口气,但我还是从中看到了不甘心的意味。想到这里我有点对不起他,但是转念一想这家伙天天咒我没男友隔壁那算卦的老王都说他是煞夫的像,有他这一瘟神我这桃花运啊就像那黄花菜一样——凉了
.
.
.
(5)
.
.
          在课间休息时,顾良躲着白起把我拉到树林底下躺着,我坐在一旁默默地看着他。是啊,都说这阳光正好,这眼前的少年仿佛被上帝眷顾般精雕细琢的五官让人欲罢不能。但和白起相比两者又是不一样的特色

          等等我怎么又想到白起了?虽然他长得也很好看但我却巧妙的避开了所有我对他的心动点,大概是我和他当老铁当多了吧

          顾良看着我若有所思的眼睛,用手撩起我耳边的碎发说“有我在的时候不可以想别人哦”

         我明显感到脸上一阵发热连忙转移话题,看到一个女生正在楼上递给白起一封信,白起用手挡住嘴轻咳一声。这个动作我知道每每在他害羞时,才会在这个时候来轻咳掩盖他的尴尬……只不过,他答应了吗……

         “你知道吗?其实你没有桃花都是白起给你挡下来的”顾良坐起来意味深长地笑笑,他看着我不解的眼神好像很满意的样子“他每次都会偷偷调查你喜欢的人,然后逐一威胁他们不要答应你”

          什么!这家伙原来还真是煞我桃花的罪魁祸首,哪天就找他算账我心里愤愤地想着却没有看到身后的双手

          顾良从背后抱住我靠在我耳边耳语道“放心,我是不会让他把我从你的心上偷走的——你就从了我如何?”我被刺激的打了一个激灵,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是他撩人技术满分呢,还是说让我有一种不言而喻的疏离感,好像一切甜言蜜语都是他的格式化一样

         就在我被顾良温暖的怀抱抱着时,却没有发现站在楼上的白起眼神复杂的看着树下的我和顾良,眼神里划过一丝失望
.
.
.
(6)
.
.
         “我觉得,白起肯定是吃了你的醋”今天我的八卦闺蜜又来贼兮兮地向我讨论八卦了。“为什么这样说?”我压根就没想过这个问题,突然被她这么一说我还激起了好奇心

         “首先,你俩至少有从幼儿园走到现在了吧?而且还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矛盾”

         “第二,他好像每次都让你呢,有一次你没带伞他还把外套给你了啊”

         “第三,人家白起好歹也是校园一支花,哦不,一支草。想想看他拒绝了那么多女生却又和天天你在一起,你说你俩是不是有爱情的小火花啊~”

          “我觉得他不太可能喜欢我,毕竟要喜欢早都喜欢了,谁能憋这么久呢?你说是吧”我摊开手表示她站的这对白悠股破产了,她死心不改依旧坚持道“他最近看那个顾良的眼神都超凶的”
  
          “呵,他那是挡我桃花,我一定会和他斗争到底!”我扭过头没有看见身后的白起,我一直搞不懂为什么他每次出场都悄无声息的

         “听你这么说,你很勇哦”他看着我一脸坏笑还带着一股戾气,我红着脸反答“我超勇的好不好!”

         他准备伸手刮我的鼻子,我扭过身不理他就当是冷战好了,他的手停在半空又落下来。白起伸手握住我的手把我反压在桌子上,他气鼓鼓地说“你也不看看谁对你好,只要谁长得帅你就跟谁走了是吗?你这个见色忘友的坏家伙”

          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走了,我的闺蜜此时尖叫起来“啊!白起吃你醋了!好可爱!他刚刚脸红了!!”我从课桌上起来捂住脸千万不想被她看见我的脸此时也是滚烫滚烫的,不然就丢脸丢大发了

         好像对自己的好兄弟白起产生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感觉
.
.
.
(7)  
.
.
         周末,我们几个玩的好的约在一起去唱歌。我看着顾良和白起之间仿佛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气场准备发生对碰,顾良一拉起我的手十指相扣给白起招招手有一种胜券在握的意味。白起则一脸嫌弃地看着他,和韩野他们一群人走在一起

         在KTV的昏暗环境下,灯光给整个包间撒上一层魅惑的气氛。我拿着话筒和顾良一起对唱,却无意看见白起一个人安静地坐在角落里默默地喝罐装的啤酒

         平日里就没怎么见他这么安静过,一束暗紫色的光打在他脸上把白起脸部的轮廓勾画的更加柔和,一层红晕在他脸上手中的酒杯却还没有放下。我刚刚准备过去和他打个招呼就被顾良拉住了

         我看着顾良一脸花枝乱颤的笑意不禁感到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

         果然,他下一秒说“我们俩在一起那么久了,是时候来一个热吻了吧”我被雷的外焦里嫩竟然忘了谈恋爱还要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眼见着他的唇就要靠近我,就忍不住闭紧了眼睛,过了一会意料之中的热吻并没有到来,我抬起头看见了白起伸出手拦住了他

         “你也不看看你够不够格来亲她”白起板着张脸,手又放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他最近有点怪怪的。突然顾良的手机响了,他接听了以后带着歉意的笑笑说“我可能要走了,你们先玩。悠然,明天也要等我一起上学哦”

          他说完就消失在这个包间里了,只剩下我和白起两个人面对面尴尬,其他人混杂的声音都盖住了刚刚的发生的事情,这件事就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我靠在墙上惊魂未定,白起红着脸看着我眼神充满着复杂的情感

         “没事吧我说?”我关心的问问白起,谁知道白起就靠近我
 他温热的唇瓣擦过我的耳畔湿热的气息扑在我耳边和脖颈上。他靠着我的耳边声音低沉地说着“不要和顾良一起,我不想要别人夺走你”那话语中仿佛带着一种依依不舍的感觉

          我觉得此时也不知是谁的脸比对方更红一些,他没有抬头继续沉默着,就保持着这个姿势过了一会儿后他的头沉沉的搭在我肩膀上

         “你醉了,白起”我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说,手却没有把他扶起来的意思。他整个人就靠在我身上,头抬也没抬地说“是啊,我是醉了,醉的不清呢……”

          “那你要不要躺下来休息一会儿?”我试探性的问一句

          “不要,就保持这个姿势一会儿,我好累……”他沉沉地说这句话让我不免有些心疼。过了一会,我突然发现

           这家伙睡着了——我收回了刚刚的同情心,并且表示对他强烈谴责
.
.
.
(8)
.
.
           虽然说我男朋友顾良是对我爱在心中捧在手心,但是我感受到了一种危机感

           今天听别人说他以前的恋爱经历真的是渣男啊——从一个小号撩三四个女孩子到沾花惹草最后拒不认账,真的是各种版本层出不穷。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理摆弄着手指头,结果刚想着就看到他了,我吓得一躲从他身边哧溜走,他就这么愣愣的看着我逃走了

            路上我只顾着跑没看见前面,刚好一头撞进白起怀里。他则以一种很夸张的方式捂着肚子说“你要撞死我啊!”

           “我又没练铁头功撞不死的!再说你说不定就是特意在这儿等着我撞上去的”我朝他做了个鬼脸笑了起来,然后白起还真就当真了捂着嘴咳了几声“没,谁等着被谋杀的危险来找撞啊!”

           “你每次咳嗽都是在说谎哦”我嘴角忍不住上扬看他那害羞的小样。“……说谎就说谎吧……”他撇撇嘴走在我前面,我跟着他一起没头没脑的朝前走

           走了一会儿白起停下来,扭过头朝我问了一句“你跟着我干嘛?”

           “为什么不能跟你一起?”我反问

           “因为我要上厕所啊!”

           “什么鬼啊……”我一边走回自己教室一边抱怨,接下来就看见了我的同桌韩野。韩野又是一如既往地照常吹捧他的白起哥哥,他带着贼眉鼠眼的笑容朝我嘿嘿一笑我就知道他马上说的和我脱不了关系

           “你和那个顾良谈什么谈,赶紧分了和我们白起领证去”

           “你想得美,白起他煞老娘桃花!克夫知不知道!!你看他都给我煞走几个了?”我一想到这里心里那个憋屈啊

            韩野听了你对白起横刀夺爱的抱怨后无奈的说“我们白起哥给你挡的可都是烂桃花,他把那几个你喜欢的却又是喜欢玩弄女孩子心的花花公子个个都打了一遍”

            我大吃一惊剧情反转的太快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又顿了顿嗓子说“嘘,我告诉你,白起哥他还不让我跟你说”

            “他说他喜欢你,从很早以前就喜欢了——”
.
.
.
(9)
.
.
           ……我的内心此时五味杂陈,就这样度过了漫长的一个下午上课讲的内容什么都没有听进去。我放学的时候,在拐角处就遇见了顾良

          我打了个冷颤,勉强打了个招呼。顾良看我看他神色不对劲一把抓住我“悠然,你怎么最近好像都在躲着我啊?”

         “没没没啊,你怎么这么想?我是那种人吗”我支支吾吾回答着,原本看他就容易让我结巴尴尬说不出话来,结果现在更是一句话都憋不出来

          他目光一冷紧接着我的话说“是不是白起说什么了?”

          “怎么可能……”还没说完他一把把我拉向漆黑的小巷子里“现在,我不想让任何人把你抢走”

          他的吻是猛烈攻势的,先把我嘴唇强行撬开再用舌头顶开了牙齿然后紧紧的吮吸着我的舌头。我脑子里此时一片空白,舌头都被吻到麻木了。然后他一手抓住我的手,嘴唇顺着脖子一道吮吸下去。我心里突然很害怕有种莫名恐慌的感觉,我声音颤抖地问他

          “你爱我是不是就是为了等着一天?”

           他沉默着没有说话,而是看着我眼上滑落下来闪烁在夜色中的眼泪。我流泪的触感和害怕的心理后知后觉,然后使劲挣脱开他的束缚,抛下他一个人消失在漆黑的巷子里
.
.
.
(10)
.
.
          风呼呼的吹,吹的我脸颊通红。我不停的跑下去,因为我怕黑

          后来我是不知道怎么找到在附近的白起的,他看到我满脸的眼泪和被风吹的通红的脸颊着实吓了一跳。白起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手帕给我,看到我泣不成声的样子,他心一软拿过了我手中攥紧的手帕

         “别哭了,怎么回事”他小心翼翼地给我擦脸上的眼泪,生怕把我再给惹哭了

         哭声混杂着呜咽,白起也不知道从何安慰我,只好伸手把我抱紧他的怀抱里。白起的怀抱是温暖的,没有夜晚的寒冷,他一只手抱着我一只手抚摸着我的头发一句话也没说。我也就一直趴在他身上哭,我们俩坐在路边上一直等到我哭累了才结束

         “那小兔崽子……”我迷迷糊糊听见白起哼了一句,紧接着他又把我搂的更紧了些,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送你回家吧,你不是怕黑么。”他说,我点了点头。就这样他一路送我回到了家,我回到家站在窗户前看见白起在那里目送我上楼,过了一会儿他才肯走

          我不禁又回忆起刚刚让我怦然心动的那一瞬间,我从未如此眷恋一个人这样的怀抱
.
.
.
(11)
.
.
          第二天我听说顾良被打了,半身不遂的躺在医院。我一猜就知道这事肯定是白起干的

          我走出教室外看到刚好路过的白起,他的脸上好像还有若隐若现的伤痕。“哎!等等”我连忙跑过去

          “你的脸怎么回事?”我忙着质问

          “摔的”他扭过头回答我似乎不想让我看见他脸上的伤。“别动!”我拉住他从口袋里拿出随身携带的创可贴

           我小心翼翼地把创可贴贴在他脸上,“我知道你骗我”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白起的眼神一沉,揉揉我的头发说了一句

          “帮你应该的。”

           我在位子上想了半天,一直在想最近发生的事情。从一开始我为了气白起故意找了三流男友再到后来我和白起之间的事情再到白起,结合闺蜜和韩野两个人共同分析出来的结果我推测——白起喜欢我没跑了

          放学时,我刻意留意了一下高三部的可是怎么望也望不到白起。突然头顶被敲了一下,我不禁叫了一声扭头就看见幸灾乐祸的白起

         “我接你回家晚上不安全,再说你又怕黑。”白起咳了一声正经下来,他又接着来了一句“再说,你妈也让我看着点儿你。你那么笨,丢了怎么办?”

          好吧,我默认了白起的话。然后扭头就看见了我最喜欢吃的冰糖葫芦,那酸酸的山楂上蘸了一层甜甜的金灿灿的蜂蜜那味道实在是不要太好吃了!想到这里我口水都快流下来了,白起看到我的表情笑了一声,走过去到卖冰糖葫芦那儿

         “老板,给我来一串带葡萄干的冰糖葫芦”

         当他拿着糖葫芦来到我面前时我觉得他简直帅呆了,我接过糖葫芦就喜滋滋地拿在手里啃。他看着我的吃相笑起来“你看你吃的样子这么丑以后没人要你了。”

         他笑着伸出手把我嘴角上的糖抹掉,我突然有种小鹿乱撞的感觉。怎么那么甜啊,是糖甜呢还是他甜啊我都迷迷糊糊了呢——

         我突然很希望我可以一直和他走下去就好了,让这一份甜腻腻的感觉再多保留一会儿吧——
.
.
.
(12)
.
.
         后来白起要毕业了,身边的人都在催我赶紧下手。毕竟这互相暗恋这种事情真的是太折磨人了,万一搞不好到手的鸭子飞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越是焦躁不安越是没有头绪,我看着白起送我的水到现在还没有喝掉依旧安安静静的摆放在桌子上。我突然灵机一动,想到了送他毕业礼物这件事

        可是他们情侣互送花束这种事情我干不来,太容易尴尬了万一白起不喜欢花呢?但是到毕业了白起一个人孤零零的没有人送他花,他会不会难过呢?我心一横,算了老娘就豁出去了脸皮什么的不要也罢

         毕业当天我看见了白起,阳光下他穿着白色的衬衫,显得气氛与平日里乖张的模样很不相同,眼神透露着一丝不舍的感情。我不知道他是在不舍什么,是不舍我呢,还是不舍这个学校。我准备走进把身后的花送给他然后轰轰烈烈的向他倾述我的心意,可是没等我过去他就被一群女孩子围住了

         有粉色的玫瑰花,有白色的百合花,也有各种各样眼花缭乱的花束纷纷不断的塞到他手中,从远处看就像一个卖花的。直到最后,韩野也不忘记给他了一个大大的拥抱。我看了看手中仔细包装的一束棉花自嘲的笑了笑

         最干净最纯洁的白色棉花象征着珍惜身边的人。牛皮纸和墨绿色的卡纸很精巧的把这束盛放的棉花包裹着,被我小心翼翼地背在身后。我转身离开了不远处很受欢迎的白起

         晚上回家我默默的捧着这束花回去,在校门口看见了白起正等着我。他看见我连忙打招呼,“怎么啦?难道因为我你难过了吗”他又一如既往地承担起了逗我笑的责任,我觉得我还是有必要告诉他关于我对他这份感情的事

         “白起,我喜欢你”我看着他认真的说

         “什么?”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我又接着说“这是第九次了!再多一次告白失败我就再也嫁不出去了!”

         我头深深地埋下去说“不想让你拒绝我……”

         “好,我答应你”白起捧起我的脸说,他看着我手中的花像我抱歉“对不起啊,今天那么多人没有找到你。他们送的花我都不喜欢,你的花真好看,可以送给我吗?”

         “好啊”我笑着抱住了他
.
.
.
————fin————
.
.
.
.
.
—special—

(1)

后来我如愿考上了和白起同一所大学,某一天我好奇地问他。“白起,听韩野说你很早以前就喜欢我了?”

“是啊”他躺在我的腿上,用手卷弄着我垂下来的发丝

“很久以前是多久?”我继续问

“从你幼儿园拿一颗糖葫芦问我要不要喜欢我的时候开始起”

“我就彻底的喜欢上了你”
.
.
.
(2)

某一天,我从夜里惊醒。醒来发现自己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我抱紧白起,还在睡梦中的白起显然发觉了

“怎么了?悠然”他带着睡意朦胧的语气问我

“呜……我做噩梦了好可怕啊”

他听完我的话在我额头上轻轻一吻

“是什么梦让我们家悠然吓得都抱住我了,那我可得好好感谢它。不过从今以后做噩梦了也只能抱住我知道吗——”
.
.
.

          

评论(1)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