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夏茗

我日自省三身,更文否,摸鱼否,太太更文否

(顺懂)秘密

正文并不重要(并没有)
   
重要的是番外(狂塞狗粮,车门焊死了谁也不准走)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1)
  
   
   
     “今天,我看见了一个人长得很像你。”
   
    
     “身高很像你。”
  
   
     “长得也很像你。”
 
  
     “所以,我决定追他。因为他长得很像你。”
  
  
  
      李懂看见顾顺给自己发来的消息,飞一样的冲下楼去找他。
  
  
      那怎么可以?李懂一边飞快地下楼一边大脑飞速思索着,从那年夏天起到现在都没有说出口的话,怎么可以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被掩埋下去呢……
  
  
      他清晰地记得那年夏天没有说出口的话以及顾顺离开的背影,他望着远处离去的背影,小声地对着顾顺已经消失的方向说
  
  
     “等到下一次见到你,我想让你知道,我曾有多么的爱你。”
  
   
  
   
  
(2)  
  
  
     那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年纪,在大家还在青春之雾里迷茫的时候,李懂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爱情来的太突然,李懂自己都有些意外。只不过一眼,就怎么知道自己喜欢上了那个在操场上打球的男生呢?是因为沐浴在阳光下很耀眼,还是单纯觉得他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他心心念念,脑海里一直对那个人挥之不忘。
  
  
      李懂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他终于在一次运动会上与那个人有了交集。
  
   
      那天天气很好,在李懂心里面是他整个高中生涯中天气最好的一次。他远远望向站在跑道上的顾顺心里捏了把汗,他私心希望顾顺能夺得第一。手心里的纸巾也被捏出了一层细汗。
  
  
      结果不出所料,顾顺果然得了第一。李懂嘴角不自觉的向上扬起,但是笑意没有持续多久就消失了,他被迫地也要参加比赛来代替生病请假的一个同学。
  
   
      可怜李懂那会儿体质还不怎么好,没跑几下就已经累的不行。他无力地摆动着身体的幅度,使自己能再接近一点儿终点。
  
  
      再接着,两眼一黑就晕倒在跑道上。

 
      紧接着顾顺就像故事情节一样来了个完美的英雄救美,以公主抱的形式抱起他就冲向医务室,只剩下一群给顾顺疯狂打call的围观群众。
  
   
       李懂醒来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就守在自己旁边不免愣了一下。顾顺在一旁吧唧吧唧地嚼着口香糖,看见那人醒来了就立刻把脸凑上去也没顾得把口香糖咽回去
  
 
      “同学,你醒了?”顾顺说完话,口香糖就“啪”得粘在他嘴上了
  
    
      “嗯……”李懂无力地点点头
  
  
       “来,哥赏你颗糖,吃了就不疼了。”顾顺没顾得嘴上的东西,一边说一边把口袋里的糖递给他然后再把自己嘴上的口香糖擦干净。然后反问了一句“同学你叫啥?你QQ号给一个呗?”
  
  
        李懂有些无语,他是低血糖,这跟疼没多大关系。不仅如此,他在喜欢顾顺的时候时似乎没有考虑过顾顺是不是个傻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时候自己的脸还是会情不自禁的红,无论怎样心里总是忐忑不安,怦怦跳个不停,举手无措
  
  
       “我叫李懂……今天多谢学长。”
  
  
        顾顺似乎被他的样子逗笑了,他笑起来露出来一排洁白的牙齿。这一笑似乎彻底把李懂击垮,这一笑似乎可以让李懂陷入甜甜的云朵里去
  
  
       “你太紧张了,心理素质可真差了点儿。”
  
  
        顾顺的微笑撩拨着李懂的心跳,李懂躺在床上脸红扑扑的,他把脸捂进被子里不禁想着,这辈子怕是都栽在他手上了
  
  
  
  
(3)
  
  
  
       李懂喜欢顾顺,他因为上次那次事后终于有光明正大的理由去看顾顺了。但他还是不敢,还是总小心翼翼地偷偷瞄着顾顺
  
  
      他想这样也好,能在顾顺身边就知足了。他在每次面对顾顺时总是小心翼翼,生怕被发现他心里的一点点心思。但顾顺不同,每天都找着各种理由和李懂在一起,生怕别人不误会点儿他俩似的
  
   
      顾顺找李懂说话时故意把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李懂听不清只好让他再说一遍。顾顺嘴角勾起一抹笑,凑过来小声地说“来,我告诉你。”
  
  
     “不要。”李懂直接拒绝,他顿了顿说:“你这种说话方式一看就是调戏良家妇女的那种,我妈不让我和花花肠子的人说话。”
  
  
      “别啊,懂儿。我可是从来没有聊过一个女生啊,那些人我都瞧不上眼。”顾顺连忙一脸赔笑拉住他的手说“懂儿,再靠近点儿,哥给你讲个秘密。”
  
  
      李懂照做,附上耳朵。顾顺吐出的气息撩拨着他敏感的触觉,过了几秒他才低沉着声音说“我只撩我看的上眼的人。”
  
   
      恶劣至极,李懂捂住他的耳朵离他远远的,脸上浮起一片红云,他心里暗骂着顾顺来掩饰刚刚自己抑制不住怦怦的心跳
  
  
  
   
  
(4)
  
  
     顾顺的眼睛是明眸善睐的,他的那双勾人的眼神游离于女生之中往往能吸引众多女生的芳心。李懂前面的那个女生也是如此,她扭过头来,眨着亮晶晶的眼睛,脸上有一丝丝少女独有的羞涩
     
  
    “你觉得顾顺怎么样?很帅吧?”
  
  
     “嗯……”李懂点点头,他在很早之前就觉得顾顺很好看了。但是好看的人那么多,为什么他只喜欢顾顺一个人呢?
  
     “你和他关系那么好,你帮我追他吧!”
  
   
     “我……”李懂愣了一下,女孩忽闪忽闪的眼睛巴眨着看着他,他还没反应过来那个女孩就笑了起来“那就这么说定了哦!”
  
   
      被莫名其妙帮人追自己暗恋的人,李懂后知后觉地感到十分的无奈。他远远望着对面十几米外的另一栋教学楼上的顾顺长叹一声。喜欢他的人那么多,自己只不过其中一个而已,顾顺虽然总是喜欢有意没意的对自己做一些事情会让人产生甜蜜的想法。但是,他什么时候有说过自己的想法?他盯着远处的顾顺,眼神暗淡下来。
  
   
      “懂儿,是不是想哥了啊,小眼神这么寂寞。”他目光所对的顾顺将视线移过来刚好与他对视
  
   
     李懂苦大仇深的瞪了他一眼,“滚!”
  
  
……
  
  
 
     他小心翼翼的问顾顺“你有喜欢的人吗?”  
     
    
     见顾顺没有反应,便接着问“有个女孩子让我帮忙追你……”但他这次话还没说完就被顾顺不耐烦地打断了
     
  
     “我有喜欢的人了。”
  
  
      李懂听到这句话时感觉心脏好像漏了一拍,压抑的感觉堵在他的喉咙间说不出话来,他看着顾顺的嘴巴一张一合,每字每句都让他在阳春三月感到刺骨的寒冷,像冷水浇了个透彻
  
   
      顾顺又接着说“我想等到他真正喜欢上我了再告诉他,我不想让他感到困扰。”
  
  
      听完这句话,他觉得自己是万分的自大自大到以为顾顺是喜欢他的。本不该奢求的东西却总以为自己有可能会得到眷顾,真是遥不可及。他抬起头,努力扯出个笑容来:“我不舒服,先走了。”
  
  
      远方的顾顺是那么的耀眼,向前一步便是万劫不复的深渊,挣扎在深渊之中浑身刺骨般寒冷。
  
  
     后来顾顺先他毕业,去了很远的城市,李懂去送他
  
  
     下一次,换作是你,褪掉一身骄傲,喜欢我到疯掉吧
  
  
  
  
(5)
  
  
   
       李懂顾不得想以前的事快步跑向曾经和顾顺在一起的学校,毕业后李懂已经留在这个城市,默默地一个人怀念着他们俩剩下的痕迹。家离学校不远,和现在的学校相比却是今非昔比
  
   
       顾顺果然还在那里,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在他的脸上增添了几分干练与成熟的硬朗。他站在树下还是像当初每次放学的时候,顾顺喜欢站在树下等候着他,有时嘴里喜欢嚼口香糖或吹轻快的口哨
    
   
      顾顺看见了他投以一个爽朗的笑容。笑容的角度刚刚好,让李懂有些恍惚,恍惚以为回到了从前
  
  
      “走吧,和你一起出去转转。”顾顺拉住他的手,“怎样?去商场吧?我们俩很久没一起去了。”李懂点点头,他觉得这风很温柔,像遥远的运动会那天的风还要温柔。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久别重逢的相遇更让他能心安理得的去期待这次他想要去告白的结果
   
  
      他们走到商场随便逛了一下就坐到休息区旁的椅子上。男人的天性好像就不爱逛街似的,坐在椅子上闲聊。旁边的女生对他们俩窃窃私语。顾顺似听到了,拉起李懂的手说:“你还记得么?我之前用易拉罐套在你的手上说易拉罐是我的,套在你手上你也就是我的了。”
     
    
       李懂转过头顾顺正视他的眼睛,话语间并没有半分戏谑
   
    
       他低下眼眸沉默着,双手紧握在一起
   
   
       两秒以前,顾顺说出了几年前的话,搁在以前李懂并不会答应,但是现在他恨不得立马就激动地说出一大堆以前自己喜欢的的感情史。被自己很久以来惴惴不安的,心乱神迷的对他一切隐涩的情感像洪流一样泼导出来
  
   
       他说:“顾顺,我给你讲个秘密。”
  
  
      “喜欢一个人能有多久?”
  
  
       顾顺说:“不久,也不少。”
  
  
      “那你知道吗?我喜欢你,五年应该算多了吧。”李懂又把头深深地埋下去盯着自己紧握的手“这个秘密是不是……很惊讶?”
    
   
       一个温柔的手抚在他脖子上,温暖又具有力量,来着覆有薄茧的手掌的温度传达到他的肌肤上。顾顺摩挲着李懂的低垂脖子,轻轻地将头抵在他的额头上,嘴唇接触到来自李懂的温度。
   
    
       “好巧,”顾顺轻声地说,“我也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也是,喜欢了你五年了,不长也不短——”
  
 
   
    
——tbc!!!————
  
番外正文在这里
  
   
  
(1)唇
  
  
  
李懂的唇是具有诱惑性的,对于顾顺来说无时不刻看着李懂的嘴巴对着他一张一合都是一种煎熬。他天生具有一种野心,对待李懂也是如此,想把他那可爱的唇占为己有
    
   
他看了眼身边的闹钟才七点过一刻,正是赶上周末可以有一个休息的好机会,他想干一些有意义的事情
  
  
  
什么是有意义的事情呢?
  
  
他伸手搂紧身边熟睡的李懂,靠近他的耳边吹出热气。痒痒的热气扑打着李懂敏感的耳朵,他迷迷糊糊地说:“干嘛?”
   
  
顾顺侧着身子半撑着靠近李懂,他似乎有弄不完的精力似的狡黠地笑出声“咱们来“早操”吧?”李懂困的要死,昨天晚上干完还没缓过劲,还以为只是早上锻炼就支吾嗯了一声。
 
  
顾顺一听欣喜万分,伸手摸进被窝准备探索着李懂的身体。李懂一惊,气呼呼地说:“别闹!”
   
  
顾顺的手并没有停下来,说:“你说别闹又没有让我停下来,我怎么好意思呢?”
   
  
“不要,累死我了,求求你别了吧,实在不行我给您啵一个?”李懂像一只垂死的虾一样挣扎在顾顺的手心
  
  
“再不行我给啵两个好了吧!”他几乎绝望的大喊

   
“嗯……好像很不划算,那这样吧,那就每天早上亲一次中午亲一次,晚上亲一次,睡前亲一次,早上起来亲一次……”顾顺像是计划得逞了一样得意洋洋地提出条件
  
  
  
够了!!躲在门外的庄羽几乎要绝望地摔门而进,他不就是一个看他俩还在睡好心带份早餐的无辜群众吗!至于这么残酷地狂给这个无辜群众塞狗粮,而且他还得等两人卿卿我我完了再当做若无其事地去笑着送早餐
  
  
  
庄羽表示臣妾办不到啊!!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