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夏茗

我日自省三身,更文否,摸鱼否,太太更文否

等(警探组)

日常ooc be向

为什么我的石墨链接崩溃了

梗貌似很容易撞qwqqq

——————————

(1)

   

   

 
自打那些破事解决了之后,汉克觉得自己好久都没有那么清闲了。他翻了个身决定继续做自己

    

   

“安德森队长!已经八点了。”康纳推门而进

    

   

   

“我刚刚带相扑去遛弯圈,顺便给您买好了早饭。”

   

    

  

“噢!一大早把人喊起来就只让我吃个鸡蛋?我差点都忘了,你们机器人没有胃的。”汉克无可奈何的爬起床,看了眼袋子里的东西,另外还有几个甜甜圈

     

   

   

“好吧,我收回刚刚那句话。”他心情似乎比刚刚格外好一些了,康纳疑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打开电视调到了汉克喜欢的电视节目

    

    

   

电视里的球赛播着昨天晚上的赛事,旁边的相扑安静地吃着狗粮,康纳坐在他旁边看着报纸,让汉克觉得这有点像夫妻二人生活

    

   

  

好吧,是我老年缺爱了。汉克觉得自己是疯了,该到医院看看了

   

   

   

   

  

   

   

早饭过了一会儿球赛重播结束后又切放到经典肥皂剧

   

   

   

女主人公握着男主人公的手含情脉脉地说

   

 

   

  

“我爱你。”

   

   

   

   

   

   

  

康纳偏过头问汉克,“安德森副队长?请问,什么是爱?”

   

   

  

   

汉克一时间也不确定,自己已经很久不知道什么是爱了。和康纳一起算爱吗?和他一起像夫妻生活一样,是爱吗,还是说自己已经习惯有他的生活了。习惯和爱不同,习惯是朝夕相处,算友谊的深刻,而爱不同。

   

   

  

   

“你这个机器人怎么会知道什么是爱?”汉克咕哝了一句

“连我都不知道,你怎么会知道?”

   

   

  

    

“和副队长一起算吗?”康纳反问一句

   

   

   

“你这个坏小子!脑子里每天都装的是什么?”汉克一瞬脸红了,立马提高了嗓门掩饰自己

    

   

“好吧,我以为我们俩是的。”康纳耸了耸肩

   

   

   

   

   

   

  

   

(2)

   

   

  

     

   

偶尔汉克会搭理康纳跟他讲讲以前的事情

    

  

  

  

例如,以前有个队友,长得很像康纳。他比划了一下说,约摸着搁到现在比你老多了,得叫叔叔。

   

   

   

想当年一队的人,意气风发,英姿飒爽。汉克可以说是最人生圆满的一个,有妻有儿还有一条狗

   

   

  

在很早很早以前他们参加一次危险的任务,那个队友当场就死在那儿了。汉克不敢相信死亡就如此近,仅仅在他身边擦肩而过而已

   

  

   

  

  

他捧着队友的脸,在一片废墟痛哭,发誓以后一定要变得强大,来守护自己爱的人。

   

   

   

   

   

   

后来,一队的人都死了,只剩下他一个。

   

   

  

   

   

   

再后来,他的妻儿也死了,只留下一条狗和半条命。

   

   

  

  

   

   

   

他承认自己是一个感性的人,面对这些打击 ,他想死,也怕死,只好在酒吧买醉,暴饮暴食肆意任由它们会让自己慢性自杀。没有人阻拦他的自暴自弃,除了康纳以外。

   

   

康纳捡回了他半条命,说来笑人,他厌恶仿生人又是被仿生人救了,现在过着不回首过去就还算是平淡安逸的生活了。真的不明白自己的想法是什么样的,前后矛盾,没有逻辑性

   

   

   

好吧,现在还是好好享受有他的生活吧,就好像自己活的还算个样子,汉克想。  

    

   

   

   

     

   

     

   

(3)

   

   

   

  

汉克觉得有时候不知道康纳那家伙是不是个异常仿生人,天天有的没的就容易让他心生萌动

     

   

   

例如有的时候,康纳先去警局,把早餐放在他的桌子上。上面留言,记得吃饭。另外加了一个笑脸

   

   

  

  

噢!真是够蠢。汉克把标签随手装进口袋,坐下来安安分分的把牛奶喝了。然后去警局就看到办公桌对面的康纳正在办公

   

   

  

“安德森副队长!早上好。”他朝汉克眨了个眼

   

   

    

   

搞不懂为什么他总是无时不刻都对我散发着魅力,汉克坐在位子上借着看电脑的余光瞄他。接下来,一秒后康纳就又开始散发他的魅力了

  

  

  

“过来一下。” 汉克把手伸出来意示让康纳把昨天打印好的资料拿给他

   

   

  

紧接着,康纳把下巴贴在汉克的手上,向上看着他

      

   

   

  

“怎么了?副队长?”看着康纳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汉克觉得自己仿佛被亮瞎了眼

  

   

  

可不能再待在这种有魅力的孩子身边了,不然我这个老家伙都经受不住了,汉克想。如果康纳按最近流行话来说是那什么什么小奶狗呢?还是小狼狗?

   

   

   

小奶狗偏乖巧,可他有时候又皮

   

    

   

小狼狗有男子力,在他身上显示不出来

   

   

  

那就是小狗。汉克分析道,然后又想到了他家的相扑。想到这,他又不禁笑了起来。然后正对着康纳疑惑的目光,他又笑了笑,拍拍康纳的头

   

   

   

  

也许,我是真的喜欢上了这个讨人喜欢的男孩儿了

   

   

   

   

   

   

   

   

   

   

   

(4)

   

   

   

底特律的冬天不外乎就是下雨或者下雪

   

   

  

汉克给康纳系了件围巾,那是他自己的。康纳说,副队长您这样会感冒的。汉克摇了摇头,看着康纳单薄的衣裳说

   

   

  

“就算是机器人,这么冷的冬天,心也会感到冷的。”

   

   

   

康纳似懂非懂地歪着头疑惑地看向汉克。汉克无奈地摇摇头说,没什么,你这样系怪好看的。说完他喝了一口热可可,和康纳漫步在冬天凛冽的寒风里

   

   

   

办案回去顺道买了点东西,康纳小心翼翼地抱着纸袋和汉克走在一起,他俩距离挨的很近,汉克也没有多说什么

   

   

   

他已经发自内心觉得,自己已经喜欢上了自己身边的那个机器人。即使是机器人,他也觉得,康纳是有情感的半个人类了

   

   

   

喜欢上他没什么不好的,反正也只剩下这一二十年,和康纳一起度过也蛮好的

   

   

  

  

有些时候,你希望树上一定会张出星星,实际上它并没有;有时候,你希望在冬天的寒风里能飘落五彩的花朵,十三月的气候温暖如春,星星会开出浪漫的花

  

   

   

   

你希望你自己喜欢的东西会永远陪伴在你身边

   

   

     

    

可是,事与愿违。现实总是喜欢捉弄抱有希望的人,希望永远都只会是希望

   

   

   

   

    

   

   

一辆失控的无人驾驶公汽冲向汉克,康纳来不及思考却已经推开他,自己被撞飞几米开外倒地不起

   

   

  

“不!不!不……我的天呐……”汉克扔下东西,一把抱住康纳

   

  

  

康纳的指示灯已经渐渐黯淡,他浑身上下都是蓝色的血液,他身下的雪地深深地被一片蓝色覆盖并继续扩散

   

  

   

“康纳!康纳……你还好吗!”汉克的声音已经接近颤抖,他捧着康纳的脸,想要盖住源源不断朝外流淌的暗蓝色血液可是也无济于事

   

  

  

“没关系,我……还可以重新……组装,咳……副队长……只有一个”

康纳他努力保持着淡定,可是浑身上下的颤抖却使他的演技暴露无遗。他的系统已经发出红色警告,程序正在一个一个崩坏

   

   

   

   

   

  

“副队长……”

   

   

    

   

   

   

“请问……您可以教我……什么是爱吗?”

   

   

   

   

   

   

   

  

   

   

   

他努力撑出一个笑容,想要再用自己最后的几秒多看看眼前的人。他想伸出手来抹掉汉克眼睛里的眼泪,可是手臂好沉重让他使不上劲。雨雪夹杂着纷纷扬扬的飘落,从脸上滑落,让人一时间分不清哪是眼泪,哪是雨雪

    

   

   

“我……我。”汉克强力忍住自己崩溃的内心,可是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如鲠在喉一般,难吞难吐

   

   

   

他本以为,在自己经历中年丧子以后没有什么再会使他感到悲观绝望的事情了

   

  

    

   

  

很多事情是在他尝试建立起希望以后,又被现实无情的摧毁,这一次也不例外

  

   

   

   

他以为这个美梦会一直持续到他生命结束,可是现在,梦醒了—— 

  

   

    

    

纷纷扬扬的雪花夹杂着雨水冷冰冰地击打在地上,天地那么大,哪里才是它们的安身之所

   

   

  

   

    

   

   

    

    

(5)

    

   

   

   

   

一声狗叫唤醒了还在昏沉中的汉克

   

   

   

他惊醒,喊了一声“康纳”

   

   

   

面对空荡荡的房间,似乎一切又回到了最初。他点了支烟,深深地吸一口才肯呼出来

   

   

   

“老天瞧瞧看啊,你看,我都还以为……他还在呢。”说完他又将头深深地埋在臂弯里,沉默着再也不说一句话

   

   

  

过去的一个月里发生了太多的事

   

   

   

  

康纳死了。他拒绝了模控生命总部重新出厂恢复康纳的建议。他在一片浓浓的烟雾中沉默着仿佛又要在烟雾中消失一般,许久才说出一句话

   

     

   

“拆了他重造一遍,他就不再是他了。”

   

   

   

  

   

康纳不过也就在他生活里出现了短短两三年,怎么就怎么会让他难过,仿佛像曾经的过去一样痛苦  

   

   

   

   

可是就只是两三年,就足以让他怀念一辈子  

   

   

   

   

   

   

   

    

   

    

    

(6)

    

    

    

    

    

警局的人已经几个月了没有再见到汉克了

   

   

   

他们偶尔小声议论,但是没有一个人会去专门登门拜访,毕竟汉克在他们心中也并不是很有存在感。只有一两个老前辈会偶尔一两次在某个回忆过去的夜晚上谈及他

   

   

   

   

不可多见的人才,不可多见的悲剧

   

   

   

   

也许是太过惊羡的人的一生必定是悲剧伴随着的。汉克的一生是凄清的,又包含着一点点温暖。就像是入口的咖啡,一开始是少量的甜味,最后残留在口腔里只剩下满嘴的苦涩

   

   

   

   

妻儿和挚友们的逝去让他消沉,康纳的出现让他慢慢解开心结,又仿佛有了半分期待。现在,又没有了 

   

   

   

汉克的长官坐在办公椅上面色沉重,他知道汉克和康纳的情谊,汉克是个重感情的人。他明白在汉克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失去后会怎么样,自杀,颓废放弃自己,都有可能

   

   

     

   

“我觉得……我该退休了。”汉克进来打破了办公室的寂静

   

   

   

  

刚刚想到他,他就来了。长官内心嘀咕了一声,可是没有当着他的面说出来,这是他首次面对汉克没有大发雷霆的一次。看到汉克苍老的脸,仿佛上一次见面脸上还没有那么多深深的皱纹

   

   

   

“好吧,我觉得你可以试着尝试拥有一个美好的生活。”  长官朝他笑了笑,汉克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一句话便离开了他的办公室,接着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了

   

   

   

   

大概,也许这个再见我们再也不会再见了。长官想到

   

   

(7)   
  
   
   
   
汉克回家摸了摸相扑
     
   
    
     

“老伙计,你看就只剩下我们俩了。”他勉强笑笑,转身到处翻找他的烟

   

    

他点了一根烟,在一片黑暗中隐隐约约只看见一星火苗在他掌心里小小跳动,接着又变成了红色的小火星。汉克躺在沙发上,目光正对着一片昏暗的客厅

     
    
    
  
他叹了口气“嘿,伙计。我估计是要等着他了。”
   
   
   
   
他问了模控生命中心,服务人员告诉他,康纳身上的零件已经大部分损坏,如果只靠自己修复系统,那估计是要等很久
    
   
     
     
他决定等下去,而不是再去酗酒和暴饮暴食
   
   
    
     
他想如果康纳醒来至少要十年以上,凭他那已经快要报废的系统和自我恢复极慢的零件,让汉克觉得自己估计要等个十五年起步还差不多   
   
   
       
  

噢——十五年,对于十五年来说是让一个孩童长大,让一个中年人变老的时间。可是汉克觉得自己等不了十五年了   
   
   
   

自己还能活多久呢?十年?二十年?他自嘲的想到,因为自己不够强大保护不了自己心爱的人,因为自己不够勇敢等待不了自己重要的人  
   
   

      

他感到迷茫,和深深的懊悔
  
     
   
   

(8)

      
      
    
今天,老汉克从仿生人雇佣中心路过,看到了一排排仿生人安静的等候有人来雇佣他们
            
        
       
     

一个长相貌似康纳的仿生人站在一旁安静的看着顾客。汉克抬头间与他的目光相对
       
      
   
      
噢我的老天,他真的太像康纳了

      
     
    
     
他的眉目,他的眼眸,他的沉默,都像极了在那里安静躺着的仿生人 
       
        
     
      
他像极了,哪怕是家务型仿生人,只会做饭照顾起居,也无法让汉克觉得他们俩之间有差别  
 
    
       
   

他像极了,差点让汉克一时间冲动差点买了他
  
    
   
 
最后他没有,汉克仅仅是在听了那位家务型仿生人的第一句话后就悻悻地告辞了 
   
   
   
  

那位仿生人说,请问先生您需要些什么?  
     
    
   

委婉到让人无法拒绝的语气,与之前那位强硬语气让人恼火的仿生人来说,又差了一个天地  
     
   
    
     
汉克说,你不是他。只是容貌相似,可是康纳就是康纳,离了魂儿就不是那个康纳了。即使他也说不清楚,那个魂是哪个魂    
    
    
    
  

(9)  
   
   
     
       
    
有的时候,生命真的很短,以及生命所带有的执念也很短   
   
  
   

例如说,汉克坚信自己一定能再等个十几年,然而并没有。他在仅仅活了六十五岁就死了。他在死之前意识昏迷过,可以肯定的是
    
    
    
    。
他在死前绝对想过康纳,以及他的家人和队友。可是那些都离他远远的,在另外一个世界与他隔离
    

    
     

他死的悄无声息,也没有引起多少人的轰动
   
   
   
   
仅仅只有几个人来参加他的葬礼,因为他的世界里很简单,没有几个人  
   
    
      

他悄悄的告别了这个世界,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康纳
   
   
   
     
     
(10)
     
       
    
      
康纳是在汉克死后的第二年内恢复的,那是2052年最寒冷的一个冬天
   
    
    
全底特律的人都陷入了一片寒冷所带来萧瑟气氛。大街上没有一个人,只有康纳一个人穿着旧的制服抱着手臂走在街上
   
    
       
   
他走到警局,原本属于他们俩的办公桌上又坐着新的警员正骂骂咧咧的抱怨这个冬天带来的失业率。他仅仅只看了一眼,LED灯变黄转了一圈便又恢复到蓝色
   
    
    
   
康纳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安静的绕过去走到汉克以前的长官办公室  
   
   
    
    
“打扰了,请问安德森副队长在吗?”他小心询问着那个也老的快要退休的长官
  
   
    
  
“他已经度过他的一生了,现在正安静的躺在底特律郊区公墓里。”长官写了个地址塞给他,“那家伙一直念叨着你,你也该去看看他,然后你怎么办也由自己决定吧。”
  
   
   
   
“谢谢。”康纳收起纸条,转身离开了警局就好像他从未出现过这里一样   
    
   
    

(11)
  
   
   
   
  
康纳按着纸条上的地址来到了公墓。没有一个人,安静的可怕 
    
     
   
  

他找到了汉克的墓碑,他就静静地站在那里站了好大一会儿才缓缓地蹲下身,抚摸着冰冷的墓碑,眼神里闪过一丝曾未有过的复杂
   
    
   
   
他的系统提示他还有一百多年的寿命可以使用,可是他觉得现在并没有任何用。他违背自己的系统给他的提示,他摘下自己的脉搏器,脸颊靠近墓碑上的黑白照片,即使从胸口里的鈦液源源不断的流出也无动于衷
    
    
     

还有十几秒,他沉默着靠在汉克的墓碑上没有说话
       
   
      
   
   
   
还有十秒,他亲吻了冰冷的墓碑
  
    
   
   
  
  
还有五秒,他说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是爱。”
   
    
            
     
   
“我爱你,安德森副队长——” 


   
        
       
    
    

end——

   

评论(14)

热度(60)